ope体育官方网站

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:中国新闻学和新闻教育的摇篮

原标题:中国静态学和静态教诲的摇篮

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第一届摄影

一九一九年十月十六日,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向五十五人颁布了听课证书,毛泽东的名字出现在三十二名“得听讲半年之证书者”名单上

一九一九年,徐宝璜出版中国第一本静态实际著作《静态学》,由蔡元培题写书名

1936年,斯诺(右)在陕北采访途中

今年10月14日,是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成立一百周年的日子,也是北京大学开展静态教诲一百周年的日子。1917年,北京大学教学徐宝璜率先开设静态学课程;1918年中国第一个静态研讨团体——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成立;1919年,徐宝璜出版中国第一本静态实际著作《静态学》;同年,中国第一份静态学期刊《静态周刊》创立。这么多中国静态教诲发展史上的“第一”都和北京大学无关,都和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无关,因而,很多人以为,北京大学是中国静态学和静态教诲的摇篮。北京大学静态学研讨会成立的意思不但
在于开风气之先,更重要的是,它给中国静态学打上了马克思主义的烙印。

中国静态教诲第一人

中国虽然是最早发现活字印刷术的国家,但在西方是德国人约翰内斯·古登堡发清楚明了“铅活字版机器印刷机”(15世纪),极大地提升了纸质印刷的效率,也推动“印刷资本主义”的形成,使得报纸、杂志、图书成为大众垂手而得的便宜
读物。这一方面有利于一般大众获得知识启蒙,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形成民族国家共同体观点。晚清以来不断有西方人或传教士在中国开办报纸,作为向中国传播宗教和新知的媒介。洋务派、维新派开始了中国人办报的历史,特别
是以康有为、梁启超为代表近代知识分子开启了用报纸宣扬
政治主张、启迪民智的方式,这也形成了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借助报纸、期刊等当时的新媒体介入政治、社会实践的传统。1915年新文化运动发动的标志是陈独秀在上海开办《青年杂志》(后更名为《新青年》)。

1917年初,陈独秀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邀来到北京大学任教,北京大学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大本营,李大钊、鲁迅、胡适、梁漱溟等都是次要介入者。此时国内正是北洋政府袁世凯寻求复辟之时,对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。如果说新文化运动后期是“德先生”“赛先生”的启蒙运动,那么随着一战落幕、1917年十月革命的胜利,中国知识界遍及对西方现代文明也进行批判和质疑,以陈独秀、李大钊为代表的知识分子敏锐地看到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的意思,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尾声则是“十月革命一声炮响,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”。正是在这类文化、思想氛围中,中国静态学和静态高等教诲诞生了。

第一位在北京大学从事静态教诲的是徐宝璜,他是江西九江人,辛亥革命前就读于北京大学,但没有毕业,1912年他考取官费生,到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,读的是经济学,辅修静态学。1916年回国之后,他先在北京《晨报》做编辑工作,后来收到蔡元培的约请,到北京大学任教,教学经济学课程,同时做蔡元培校长的秘书。蔡元培有着丰盛的办报经验,他介入编辑、开办了《苏报》《俄事警闻》《警钟日报》《旅欧杂志》等报刊,晓得静态对社会有重要影响。蔡元培不但
与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一起开办《每周谈论》《北京大学日刊》《北京大学月刊》等刊物,还支持学生开办刊物,如《公民》《新潮》等。

1917年,蔡元培建议徐宝璜给北京大学文科各系开设静态学的选修课,介绍泰西各国静态概略和实际,培育静态人才,这是中国高等静态教诲的开始。当时,徐宝璜把在北京大学教静态学的讲稿整理成《静态学大意》,先在《东方杂志》上连载。1918年暑假整理成《静态学》一书,请蔡元培校长亲题书名和作序,1919年由北京大学出版部出版。在这本书中,徐宝璜借鉴西方静态学实际,研讨了静态的一般性质、任务和代价,和
编辑、采访、广告、发行等静态生产的流程,也提出从事静态工作的职业伦理、社会责任,支持假静态和有偿静态。比如他以为“盖静态有如鲜鱼,鱼过时稍久,则失其味。静态逾时稍久,其代价不失亦损矣”,静态一定要“新”,因为有时效性。然而,静态并非“有闻必录”,不然“报纸之静态,与街谈巷议无别矣”,也就是说静态要有真实性,要调查研讨,不能闻风而逃、传播谎言
。这是中国人所写的第一部零碎研讨静态学规律的专著,难怪蔡元培以为“根据往日所得之学理,而证以近今所见之事实,参稽互证,为此《静态学》一篇,在我国静态界实为‘破天荒’之作”。这本书自1919年初版后,先后6次重版,直到现在仍是静态学的重要参考书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innosara.com

Author

admin@kinnosara.com